[文章]小獵犬號航海記(一)

[文章]小獵犬號航海記(一)

ζ火影ζ 於 星期日 九月 14, 2003 10:29 pm


達爾文22歲時,隨英國測量調查軍艦「小獵犬號」航海5年,到南美洲、加拉巴哥群島等世界各地,採集動物、植物、化石、岩石標本。他不但採集標本,也詳細觀察標本、勤作記錄、整理疑問。



航海歸國後,達爾文一點一點地思索出生物確實在演化。這些航海中產生的疑問,將年輕的他塑造成真正的科學家,奠定了他發表《物種源始》的基礎。



《物種源始》造成巨大衝擊



當時許多人相信神創造世界,並另外創造了生物種,而沒有演化概念。曾經為了擔任聖職而修習學問的達爾文,注意到自己打算論述的主題將會給世人帶來影響,正如他在自傳中所提到的「不希望造成偏見」,因此刻意在《物種源始》中避開有關人類的敘述。



1842年6月達爾文針對自然淘汰說寫了35頁要點,1844年將該要點改寫成230頁,1856年開始寫有關自然淘汰的長篇著作。為了將源自自然淘汰的演化論寫得更加確實,他耗費許多時間,儘可能提出大量證據。



1858年6月博物學家華萊士寄來論文,論文中的觀點與達爾文的自然淘汰想法非常類似。因為這個緣起,達爾文將未寫完的長篇著作縮短,於1859年出版《物種源始》。



如同達爾文所擔心的,整個社會對《物種源始》產生種種回響,聖職人員的反應尤其激烈。英國科學復興協會在牛津大學召開會員大會時,薩繆爾.威爾巴霍斯主教嚴厲指責達爾文,擁護達爾文的生物學家托馬斯.哈克斯利(1825∼1895)則猛烈反駁。由於教會在當時的社會非常權威,會場頓時陷入混亂。達爾文不在會場,基本上並未參與這場論爭。



當時連許多自然科學家都相信,地球、人類的形成係由神所創造。達爾文在《物種源始》第6版(1872年)中提到社會的反應:「第1版出版時,一般人相信創造說,連博物學家也這麼相信;現在許多博物學家承認有演化這麼一回事。」



他在《物種源始》各版中,對自己的學說列舉出許多問題點,針對這些問題點提出反駁,他提到:「這些問題雖然是難題,但是對自然淘汰說並未構成致命打擊。」



這塈畯抶桮菑雯迡X則,首先是德國動物學家海利希.布隆、瑞士植物學家納吉里的主張。他們舉野兔的耳朵、植物的種子呈種種形狀等為例,覺得乍看之下那些功能對該生物來說並不具特殊意義,而認為「很難想像那些性狀是經由自然淘汰所獲得」。達爾文則反駁:「我們必須注意,那些器官對這些生物來說,是現在有用?或曾經有用?何況即使是乍看之下似乎沒有必要的變異,也可能使其他器官受到影響,而發揮某種作用。」



英國動物學家森特.麥布德提到,即使發生對物種來說可能有利的構造變化,該變化在最初發生的時點,對物種而言是否有利,仍無法以自然淘汰說明。」這就像「根據自然淘汰的說法,長頸鹿因為脖子長可吃到高處的葉子,而得以有效度過食物少的時期;但是長頸鹿不只脖子長,身體也大,身體大必須吃下更多的食物,這麼一來,脖子長對長頸鹿而言可以說是有利嗎?」的疑問。達爾文則認為:「棲息在相同地區還有其他大型動物,與這些大型動物相比,擁有長脖子對長頸鹿而言應該有利。」



也有人針對物種變異提出疑問:「如果某個物種慢慢變化成別的物種,為什麼我們看不到處於變化過程中的中間型呢?」對於這個疑問,達爾文談到自然淘汰與滅絕具表堣@體關係,他以「並非所有生物都留下化石」為理由來作說明。另外他還針對變種加以敘述:「近緣種係由共同祖先分歧,分別適應了不同地區,而非各自繼承兩種狀中的一半。」



對於「某生物種擁有構造複雜的器官、習性,這些是經由自然淘汰所獲得的嗎?」的疑問,達爾文以眼睛為例來說明。他認為脊椎動物之類構造複雜的眼睛,係由低等動物構造單純的眼睛,經過小小的變化階段,逐漸演變而成。他說:「探索演化過程,拿分類上完全不同的物種、祖先種來比較,即可解決。」

ζ火影ζ
訪客
 






自然科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