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何謂機會成本?

[分享]何謂機會成本?

J+W 於 星期二 十一月 16, 2004 1:22 pm


【紀元專欄】張清溪:機會成本

作者﹕張清溪 (台大經濟學系教授)


-------------------------------------------------------------

機會成本(opportunity cost) 是經濟行為裡很關鍵的觀念。簡單說,我們把人力、物力用在某一件事(例如看電影),就會放棄其他機會(例如看書、逛街或睡覺),那些機會就是看電影的機會成本。那到底是「看書」還是「睡覺」是看電影的機會成本呢?答案是端視何者較大,例如這個時間看書比睡覺更有價值,那麼看電影的機會成本就是看書!所以機會成本是其他最佳選擇 (the best alternative)的價值。還有,門票當然也是成本。所以看電影這個 「行為」 的機會成本,就包括人力(因看電影而放棄看書)與物力(因為買門票而不能買別的)各種資源的成本。這樣說來,好像很複雜。有需要這麼麻煩嗎?
隱藏成本

這個機會成本,觀念上確實有點囉唆,但它卻是人們日常決定事情時真正考慮的成本。我們就以看電影為例。

您如果去看電影,是在很忙、還是較閒的時候?當然在有空時!為什麼?門票並不在您有空時較便宜啊!因為這時 「時間成本」較低;就是說整體機會成本較低。不是嗎?

當然,有時在很忙時反而要去看場電影舒緩壓力。因為,任何事都是以「成本效益原則」,機會成本只考慮了成本面,如果效益更大(如精神壓力必須舒解),那也是值得的。

這樣的機會成本,與會計帳記載的成本,最大的差異就是有所謂的「隱藏成本」。看電影的時間成本就是一般不出現在帳簿上的隱藏成本。換言之,

機會成本=外顯成本(即會計成本)+隱藏成本

如果一間雜貨店店主沒有把自有房屋租金、自有資金利息等,計入帳簿,都是這裡的隱藏成本。例如最近加油站開放,有個人花了數千萬元買地、申請執照、蓋加油站,結果一個月只「賺」了十幾萬元。有人質疑說這投資划算嗎?他說:反正錢是自己的,又不必付利息,地嘛以後賣掉可以回收,只剩下賺多賺少而已。事實上不要蓋加油站,數千萬元放在銀行定存一個月的利息可能就超過十幾萬,他卻不承認這樣的機會成本。

有得有失

「有得必有失」。事實上,「失」就是「得」的機會成本。所以機會成本提醒了我們不要只看到「得」而忘了「失」。好比大學生蹺課沒被老師點到名,心裡得意「賺到了」,其實機會成本可大了。那堂課的內容沒聽到,可能導致以後就接不下去了,然後這門課越來越上不下去,最後難逃被「當」的命運。這可是「得」不償「失」呢!

再有一個例子,問上大學的機會成本是什麼? 有人只計入上大學因而不能工作賺錢的時間機會成本,把要繳納的學費給忘了。學費是外顯的物力成本;因上學而不能工作,損失掉的工資則是隱藏的人力成本,兩者合計才是完整的上大學的機會成本。

(原載台灣大紀元周報第12期)

http://www.epochtimes.com/b5/2/2/22/n172055.htm

J+W
版 主
版 主
 
文章: 2165
註冊時間: 2003-12-30

[分享]再談機會成本

J+W 於 星期二 十一月 16, 2004 1:24 pm


【紀元專欄】張清溪:再談機會成本

作者﹕張清溪 (台大經濟學系教授)


------------------------------------------------------------

上期談到「機會成本」,說明人們考慮一件事情之成本效益時的「成本」,除了看得到的費用外,還要包括會計上未列入或沒有實際支付的某些費用;這合起來的成本,就稱為「機會成本」。例如,看電影要買門票,但還要花時間看,因此門票加上時間成本,才是看電影的機會成本。換句話說,機會成本包括的範圍較廣。
可是,另外有一種一般當作成本的,嚴格說並非機會成本。這種成本英文稱為sunk costs,意即掉落水裡的成本,有人把它譯為「沈沒成本」,有人譯為「套牢成本」,更通俗可稱「泡湯成本」。

既往不咎

通常我們說一個東西泡湯了,就是說沒指望了,收不回來了;所謂泡湯成本,也就是指投下去的成本,無論現在要怎麼做都收不回來。既然收不回來,那現在做什麼,都不需考慮這個成本;既然不考慮,那就不是成本—不是目前行為決策時所要考慮的成本。

我小時候幫父母種菜,嚐到「菜金菜土」的滋味,也親身體會「泡湯成本不是成本」的意義。有一年蔬菜大豐收,菜賤如土。我們自己採收後,從彰化運到台北拍賣的價款,剛好支付「運費」還剩一點點;就這一點點讓我們很努力地採收!後來連運費也抵償不了,只好讓它爛在田裡當肥料了。換言之,屆臨採收時,過去所投入的種子、工錢、肥料、除蟲等等成本,無論目前採收與否,都收不回來了;所以決定採收與否,根本無視於它們的存在,只看是否能回收「即將」投入的成本而定。

少賠為賺

電腦行業裡有一個著名例子。「動態隨機讀寫記憶體晶片」(通稱為DRAMs)是個人電腦中的必要零件,它的價格波動也很有名。1988年8月,生產麥金塔電腦(Macintosh)的美國蘋果公司,以38美元的單價訂購了上百萬片這種晶片;翌年1月,晶片價格已經跌至23美元。

很顯然的,蘋果現在生產的麥金塔,裡面的DRAMs成本已不是那個「歷史成本」38元,而是市價23元,因為歷史成本已經「泡湯」了。可惜蘋果總裁觀念不對, 還固守著帳簿上那個38元,造成麥金塔電腦的售價偏高,消費者只好買陽春機型再自行加裝記憶體;甚至轉買其他廠牌。這使得當年蘋果電腦獲利大幅衰退,倉庫裡堆滿了的DRAMs庫存。

不過,標準的經濟學教科書裡,雖然體認到這個成本在人們衡量成本效益時不被考慮,但還是把它列入成本;因此才有「短期虧損的均衡」這個概念(這個概念以後再說明)。

(原載台灣大紀元周報第13期)

http://www.epochtimes.com/b5/2/2/22/n172056.htm

J+W
版 主
版 主
 
文章: 2165
註冊時間: 2003-12-30

[分享]三論機會成本

J+W 於 星期二 十一月 16, 2004 1:42 pm


【紀元專欄】張清溪:三論機會成本

作者﹕張清溪 (台大經濟學系教授)


-------------------------------------------------------------

(http://www.epochtimes.com)
前兩次討論機會成本,第一次是強調做某件事,除了付出去的費用是成本外,使用自有資源,例如看電影的時間,也是機會成本。第二次談的是有些成本 (實際上付出了) 並不會影響我們要做什麼選擇, 所以嚴格說並非 (機會) 成本,我們稱其為「泡湯成本」。這次討論的成本,是指你要做一件事的機會成本,必須考慮放棄前面那件事的損失,文獻上稱此為「轉換成本」 (switching costs)。
轉換成本

一個簡單的例子是「耐久設備」。假如你用五十萬買了一台影印機,可以影印一百萬張 (折算每張攤0.5元)。如果這台機器以後每影印一張,包括紙、炭粉要0.6元;加上攤算機器成本後,總共1.1元。現在,市面上出現租機器每張包印 (含所有費用) 只要0.8元;你會放棄現有的機器去租新機器嗎? 答案是不會; 因為原影印機的成本是泡湯成本,不計入舊機器的成本:意即0.6元比0.8元少,用原機器影印比租新機器「便宜」。

這個例子裡,泡湯成本就讓你套牢在舊機器上;這也是前次所談機會成本的內涵。這次要談的機會成本,是從購買新機器的角度,要強調的是換掉舊機器的損失也變成買新機器的成本之一;這個成本,就稱為轉換成本。有時,租機器的公司, 會幫你處理這部舊機器,其理在此。

資訊產品難轉換

在資訊時代裡,這種「轉換成本」的例子特別多。不管是電腦硬體或軟體,使用者常在習慣之後逐漸被套牢,因此換新產品特別困難。因為,使用一種品牌之後, 所投入之訓練、學習成本漸大,只要這種技術不能完全移轉到其他產品上,使用者就會被套牢在舊產品上。例如,你已經習慣用倉頡輸入法打中文。現在你知道「大易」或「嘸蝦米」輸入法更有效,你會馬上換成新輸入法嗎?

通常不會,除非這新輸入法實在太好了,它的好處能彌補你「放棄」慣用的舊打字法的損失。專業打字者因為學練新技巧的利益很大,轉換可能划得來,一般人就懶得去學新的。因此,推銷新輸入法, 通常會去開發打字員「新手」,就是因為他們沒有這種轉換成本。換言之,同樣一種產品,對不同人而言,可能有不同的「成本」,因為有些人的成本還包括 「轉換成本」!

可能有人會問,光這個機會成本你就可以講三次,整個經濟學要多久才弄得懂啊? 其實,不要小看機會成本。就這次討論的轉換成本,我們在本報第6期介紹的《資訊經營法則》這本書,就有將近一半的篇幅,圍繞著這個觀念,說明「舊經濟學就足以解釋資訊時代的新經濟」。

(原載台灣大紀元周報第14期)

(http://www.dajiyuan.com)

http://www.epochtimes.com/b5/2/2/22/n172063.htm

J+W
版 主
版 主
 
文章: 2165
註冊時間: 2003-12-30

[分享]機會成本的思考 要捨得放棄

J+W 於 星期二 十一月 16, 2004 1:50 pm


這是比較不那麼學術性的說法

機會成本的思考 要捨得放棄

父親給孩子帶來一則消息,某一知名跨國公司正在招聘電腦網路員,錄用後薪水自然是豐厚的,還因爲這家公司很有發展潛力,近些年新推出的産品在市場上十分走俏。孩子當然是很想應聘的。可在職校培訓已近尾聲了,這要真的給聘用了,一年的培訓就算夭折了,連張結業證書都拿不上。孩子猶豫了。父親笑了,說要和孩子做個遊戲。他把剛買的兩個大西瓜一一放在孩子面前。讓他先抱起一個,然後,要他再抱起另一個。孩子瞪圓了眼,一愁莫展。抱一個已經夠沈的了,兩個是沒法抱住的。“那你怎麽把第二個抱住呢?”
    父親追問。孩子愣神了,還是想不出招來。父親歎了口氣:“哎,你不能把手上的那個放下來嗎?”孩子似乎緩過神來,是呀,放下一個,不就能抱上另一個了嗎!孩子這麽做了。父親於是提醒:這兩個總得放棄一個,才能獲得另一個,就看你自己怎麽選擇了。孩子頓悟,最終選擇了應聘,放棄了培訓。後來,如願以償,成了那家跨國公司的職員。
    前些天,有幾個同學聚會,都說現在下海經商的愈來愈多。有一位同學在某事業單位任職,就直抒胸臆:自己也想下海,可以多點機會賺錢,可又捨不得離開這事業單位。畢竟旱澇保收,工作也是蠻穩當的。因此,老是猶豫不決。他的一位同事倒是辭職下海了,還如魚得水,做得不賴,讓人羡慕。那同事對他說,你不願放棄,卻又想再獲得,未免太天真了吧。他覺得同事說得有理,可仍舉棋不定。
    席間,又提及一位女生。說她本是班上最漂亮、最有氣質的女孩。但至今孑然一身。知情者說,她追求者菕A令她眼花繚亂。心眼也活,今天見這個好,明天見那個也不錯,總想選一個各方面都稱心如意的。這想法並不壞,可男人也是人呵,最終,情愛在她身邊飄然而逝。其實,她倒碰上過一個真正愛她、呵護她,甚至寧願爲他作出犧牲的男孩。這男孩在時下也不多見了,比較傳統,心眼挺實在的,挺有點男子漢味道的。女孩曾經視他爲第一候選人的,相處蠻長時間了。可同時,女孩還在約會其他男孩,倒沒有什麽出格的事,就是想再多一點機會,再好好選擇一番。男孩再愛她,最後也是難以忍受這般折磨的。等到女孩有所醒悟時,男孩已出國並且成家了,女孩很後悔。也許上天給予她太多,反而讓她失去了最寶貴的東西。
    放棄,也是一種成本,經濟學上稱其爲機會成本。在做出某個選擇的時候,實際上,也是投入了這一機會成本的,不懂得放棄,什麽都不想放棄,那又何來心想事成,夢想成真呢!

J+W
版 主
版 主
 
文章: 2165
註冊時間: 2003-12-30

[問題]你了解機會成本嗎?

J+W 於 星期二 十一月 16, 2004 2:14 pm


(1)小傑過年時,外婆總會包給他1,000元的紅包,而今年除夕,同學邀小傑一起去參加六月天樂團的跨年演唱會,演場會的門票為600元。請問:若小傑決定去聽演唱會而不去外婆家,這項決定的機會成本是多少?
(A)1,000元  
(B)1,600元  
(C)600元  
(D)400元

(2)靜宜開一家花店,每月盈餘五萬元,上個月她出國旅遊花掉了十三萬元。請問他這次出國的機會成本為;
(A)十三萬元  
(B)五萬元  
(C)十八萬元  
(D)八萬元

(3)小強可以利用假期溫習或跟同學到郊外旅行。最後,他決定留在家中溫習。當天,突然間下著大雨。小強的機會成本有否改變呢?
(A). 沒有。
(B). 高了,因為他會更集中精神在家中溫習。
(C). 低了,因為雨天去旅行帶來的價值下降。
(D). 有,他的機會成本變成在家中溫習。

(4)甲固定在星期六下午擺三小時地攤,通常可以淨賺1000元。 這天甲出門前乙來訪,甲陪他逛街看電影,剛好把擺地攤的三小時用掉,還花了計程車200元、電影票400,另外則吃了乙買的零食100元, 對甲而言,他陪乙出遊的機會成本是多少?
(註:90交大管科所考古題類似題)

J+W
版 主
版 主
 
文章: 2165
註冊時間: 2003-12-30

[分享]幫你評判高價讀MBA值不值?

J+W 於 星期二 十一月 16, 2004 2:40 pm


算算機會成本有多高? 幫你評判高價讀MBA值不值

  在讀清華大學MBA之前,陳斐是北京一家醫藥公司非處方藥市場經理,年薪在12∼15萬元之間,陳斐一直有著更高的職業理想,他很想到外企去發展。現在,他的願望早已成了現實,在MBA畢業後,他進入國外一家大型醫藥公司任市場副總監,年薪升到18∼22萬元,陳斐兩年時間付出的費用總額約7萬元。讀MBA很划算,能夠把自己的管理理念及管理方法梳理成形,還可以到大型外企按自己的管理思路做一番自己想做的事。他說。

  但關於MBA,是有很多爭論的,焦點大都聚集於兩個方面,一是什麽人該去讀;二是教育體制、教學模式和師資。

  我們試圖抛開這些爭論直接去探討讀MBA的機會成本,爲此我們展開了對MBA畢業生的調查。我們與萓hMBA畢業生直接聯繫,並取得了第一手的資料。有意思的是,所調查到的擁有MBA學位的經理人都認爲讀MBA划算,他們都認爲讀MBA是對個人事業長遠的投資,而薪水並不是最重要的考慮因素。

  這次調查中,我們不僅探討在國內讀MBA的機會成本,還對到國外讀MBA的機會成本也作了分析。實際上,具體起來,機會成本是個很個人化的,即使你同在一個公司工作又在同時在同一個學院上MBA,機會成本也往往差異很大,你只能根據你個人化的資料來計算你讀MBA的機會成本。我們特別選取三個擁有MBA學位的經理人爲例子來作MBA機會成本的分析樣本,他們代表了三種就讀MBA的方式和三種畢業之後就業的典型,經理人可以把他們的數值作爲自己的參照物。同時,爲了方便經理人計算就讀MBA的機會成本,我們還特別把評估公式放在本刊網站上,經理人可以在網上直接輸入自己讀MBA的收支資料(或者想讀MBA的預計收支資料),就可以得到你讀(或者想讀)MBA的機會成本的參考值,幫助你去評判讀MBA值不值,有助於你估算自己讀MBA之後的收益情況。

  MBA供需失衡

  MBA即工商管理碩士(Maste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它是一個具有國際可比性的專業學位,目標是培養高層次務實型管理人才。中國MBA教育目前大體上分爲全日制(Full time)、在職(Parttime)兩種,辦學形式上則有中國高校自辦、與國外院校合辦、國外在中國舉辦等幾類。

  美國《財富》、《福布斯》雜誌對美國MBA作過調查,結果表明沒有MBA學位的學生,畢業後曆年收入增長率只有MBA畢業生的一半,MBA學位帶來的平均年收益是2.9萬美元,畢業生平均用4.1年的時間就可以收回他們所有的投資,包括學費和在就學期間放棄工作的經濟損失。

  在國內,清華大學1999年畢業的MBA平均起薪爲每年8萬元,2000年夏天的畢業生爲10萬元。中國人民大學2000屆MBA畢業生50%左右在金融機構,40%左右的在高科技行業,平均年薪達11.8萬元。而北京大學首屆國際MBA畢業生平均年薪更高達23萬元,大部分人的年薪是20萬元左右,最高的達83萬,最低的也有9萬。

  今年全國設有MBA專業學位點的大學已經由56所增至59所,但市場需要約30萬名高級經理人才,而我國現在每年只能培養3萬多名MBA.隨著我國加入WTO,MBA的需求量還將大幅增加,MBA供需失衡的狀況短期內是無法改變的。

  機會成本的計算公式

  MBA的機會成本是指去讀MBA而放棄的潛在收益(與不讀MBA比較)。它包括經濟成本、時間成本和心理成本。以下是我們評估讀MBA機會成本中貨幣性成本的公式。

  機會成本=收入淨現值-支出淨現值

  第N年支出淨現值=前期支出+第1年支出×(1+5%)-1+第2年支出×(1+5%)-2+……+第N年支出×(1+5%)-N  第N年收入淨現值=第1年收入×(1+5%)-1+第2年收入×(1+5%)-2+……+第N年收入×(1+5%)-N

  其中,5%是根據我國經濟增長率而得出的貼現率(一般估計爲5∼7%之間,我們確定爲5%)。

  目前,讀MBA主要有三種模式,一是在國內讀全日制MBA,二是在國內讀在職MBA,三是到國外讀MBA(一般是選擇全日制居多)。不管是哪種模式,可選擇的學校是比較多的,而各個學校的MBA又有一些區別。爲了簡化起見,我們結合MBA畢業之後在就業上的三種選擇(當職業經理人、自己創業、在國外工作),分別對三種就讀模式的機會成本進行了分析。

  全日制MBA的機會成本

  蔡先生是1999年讀清華MBA的,此前他是廣州一家房地産公司市場經理,月薪7000元。他讀的是全日制MBA,兩年學費爲3萬元,讀完MBA總開銷約7.5萬元。畢業後,他在環保業的一家美資公司做市場總監,月薪比原來公司高出1萬元。  

      以蔡先生爲例,我們來分析一下全日制MBA的機會成本變動趨勢,看看這種就讀模式有什麽基本現象。我們設定蔡先生一個人平常的基本生活開支(不包括住房、車、交際等非基本生活性開支)爲1500元/月,一年約1.8萬,讀完MBA工作之後基本生活開支增加到2000元/月,一年約2.4萬。蔡先生預計在原單位薪水漲幅爲10%,他認爲如果在原單位工作而不讀MBA,三年後他有到下屬公司當總經理的機會,年薪有20萬。即蔡先生如果不讀MBA,5年堨L的預計收入分別爲:9萬、10萬、11萬、20萬、22萬,預計的基本開支分別爲:1.8萬、1.8萬、2.4萬、2.4萬、2.4萬;蔡先生讀了MBA,5年堨L的收入及預計收入分別爲:0、0、22萬、24萬、26萬,他的開支及預計開支分別爲:4萬、4萬、2.4萬、2.4萬、2.4萬。

  其實,像蔡先生這種情況去讀MBA機會成本是很高的,而且風險係數也高,因爲讀全日制MBA他就必須放棄高職的機會,但畢業後並不能保證他能找到這麽好的職位。

  同樣是讀全日制MBA,高先生現在還有點後悔,他原來在深圳一家著名通信公司從事人力資源工作,年薪約7.5萬元,他讀的是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中法學院的MBA,兩年學費2.6萬元,總支出約7萬,現在他任職于廣州一家著名的電子通信企業,月薪超過1萬元。高先生說:對我來說,現在薪水的增長只是一方面,可你卻不知道我損失可大了。原來高先生在原公司是持有公司的股票期權的,現在原公司剛剛被美資公司收購,股票按1∶7兌現,但高先生因讀MBA而早已放棄了股票,他由此損失了幾十萬元。

  與高先生相反的是,彭光順讀MBA就划算得多。原來我只是湖南岳陽一家國有上市公司技術科堛漱p負責人,報酬不瞞你說才一年一萬多。他說,我是1996年讀人大脫産MBA的,人大95屆、96屆是計劃內的,不收學費,還有280元的補貼。彭光順現在是科龍集團財務總監助理,年薪不低於10萬。 

 費用的高低是大家都會關心的問題,這直接與機會成本相關。在國內,中歐國際工商學院是MBA收費比較高的學院之一。王小姐現在上海斯堪的亞電子有限公司業務發展經理,年薪爲12∼15萬元,她是中歐MBA,她在讀MBA前薪水不到8萬元,她自己估算了機會成本,認爲很划算,雖然她讀MBA付出了13萬元左右的費用。陳先生也是中歐MBA,畢業之後到潤迅公司任部門經理,現在剛剛跳槽到另一家公司,年薪超過10萬。他說:現在回過頭來看,光從學費來講,中歐的學費已從我讀當時的4.75萬元漲到目前的9.5萬元,整整翻了一倍,對於我來講讀MBA肯定划算。

  在職MBA的機會成本

  現在已經是創業者的耿先生,對讀MBA是贊許有加,他稱讀MBA能有針對性地選擇職業發展方向。耿先生讀的是武漢大學在職MBA,3年學費是3萬,加上其他,費用總額約爲5萬。讀MBA期間他在一家港資電子公司做品質部主管,月薪6000元;畢業後進入諮詢業,任廣州一家諮詢公司總經理,年薪12萬加15%的分紅權。如今,耿先生自己創業,年收入約30萬。

  以耿先生爲例,我們計算在職MBA的機會成本,看看它的基本發展規律。我們還是設定耿先生一個人平常的基本生活開支(不包括住房、車、交際等非基本生活性開支)爲1500元/月,一年約1.8萬,兩年後基本生活開支增加到2000元/月,一年約2.4萬。耿先生預計在原單位薪水漲幅爲10%。即耿先生如果不讀MBA,5年堨L的預計收入分別爲:7.8萬、8.6萬、9.4萬、10.5萬、12萬,預計的基本開支分別爲:1.8萬、1.8萬、2.4萬、2.4萬、2.4萬;耿先生讀了MBA,5年堨L的預計收入分別爲:7.8、8.6、9.4萬、12.5萬、30萬,他的預計開支分別爲:3.8萬、3.3萬、3.9萬、2.4萬、2.4萬。耿先生的收支淨值明細如表一所示。

  從表中得知,耿先生在前三年,讀或不讀MBA的收入是一樣的,他的開支只是在原來開支的基本上加5萬元。耿先生讀MBA的第三年,他的機會成本是4.58萬元,讀完MBA,耿先生重新進行了職業選擇,畢業後第一年機會成本降爲2.94萬元,第二年耿先生讀MBA就産生了機會收益,收益爲11.16萬元。

  機會成本中的非貨幣因素評分

  朱小軍是招商迪辰系統公司的市場總監,1992年畢業于美國攝政大學MBA,之後一直在美國工作,去年6月回國。他說,讀MBA最主要是爲提高分析問題和解決問題的能力,然後是爲了事業平臺,至於讀MBA劃不划算、滿不滿意,有時還取決於你有什麽樣的期望值。

  有一個現象是,本次調查到的擁有MBA學位的經理人,只有少數人明言是爲了更高的薪酬而讀MBA的,大部分人都強調三個方面:一是接受更系統的知識培訓,提高能力;二是爲了更好的發展空間;三是建立良好的人脈。當然他們如此說並不表明他們不在意薪酬。

  讀MBA的經理人比較看中讀MBA學到的知識與技能,以及學院的校友資源給彼此帶大量的促進事業發展和擴大社會聯繫的機會。另外,一些經理人讀MBA是爲了改變職業,另外一部分則是爲了以後創辦自己的企業,許多經理人把工商管理學院看作是建立自己企業前的訓練營。

  所以,在評估讀MBA的機會成本時還要考慮非貨幣因素,比如社會關係、能力、知識、心理、語言、溝通等方面,而這些因素很難量化的,但要對MBA的機會成本進行評估就必須考慮到這些因素。爲此我們以打分形式來作簡要的評估。我們根據調查反饋的情況,主要設置了7項因素,它們分別是:對中國商業的認知、社交關係、對國際商業的認知、國際社交、知識、視野、職業、發展平臺、國際語言能力、溝通能力、心理成熟度、工作習慣、工作能力。

  其中,每項因素的基準分是5分,總基準分爲40分。如果不讀MBA,每項因素的得分都是基準分。如果你讀MBA,對於任一項因素,假設讀MBA之後變化不大,則給5分;減弱則打0∼4分;增強則打6∼10分。蔡先生、耿先生、余小姐的得分分別是:54、53、56,具體明細如前表所示。

  一般地,單從非貨幣因素方面考慮,得分低於40分的,則讀MBA很不值;50分以下的爲一般;50∼55分的,屬比較理想;55分以上的,則讀MBA非常划算。  在國外,MBA畢業生是靠學到和領悟得來的管理知識,以及商業表達和溝通能力來勝人一籌的,這些優勢的得來靠的是專門的職業訓練,而非一般的學術訓練。也就是說MBA教育不同于一般的研究生教育,它不是一種學術性的訓練,而是一種職業化的訓練。貫穿整個MBA教育的是商業理念,它産出的是職業經理人,不是學者。

  對個人的風險管理

  從最實際的角度出發,許多人期許MBA能爲自己帶來高薪。事實上在不同學校讀MBA,畢業後的際遇是不同的。  香港光華公益基金會資助的北京光華管理研修中心對國內的MBA教育狀況做了較全面的調查,結果反映出企業對MBA的不完全瞭解,另外,願意聘用MBA的企業最看中的也並不是他們學到了什麽,而是畢業院校的名氣,其次才是綜合能力和專業特長。企業在人才招聘中並沒有給予MBA本身以特別待遇。

  其實,即使你已經拿到MBA學位,也未必就是一個好的管理人才。MBA只是個基礎,以後怎麽發展靠個人。創維集團財務副總監張知說:MBA是個很好的敲門磚,尤其對技術背景的人來說。其實不讀MBA也可以,區別在於你讀了之後,做事更遊刃有餘。張是北大EMBA,他認爲應該用長遠的目光看待讀MBA的機會成本,這是對個人的風險管理。

J+W
版 主
版 主
 
文章: 2165
註冊時間: 2003-12-30

[分享]如何正確理解機會成本?

J+W 於 星期二 十一月 16, 2004 2:57 pm


如何正確理解機會成本?

  文章作者:[hhj] 2002-08-04, 07:09:12   
      黃煥金 http://hhj.yrah.net

  機會成本在經濟學上是一種非常特別的既虛既實的一種成本。它是指1筆投資在專注於某一方面後所失去的在另外其他方面的投資獲利機會。

  薩繆爾森在其《經濟學》中曾用熱狗公司的事例來說明機會成本的概念。熱狗公司所有者每周投入60小時,但不領取工資。到年未結算時公司獲得了22000美元的可觀利潤。但是如果這些所有者能夠找到另外其他收入更高的工作,使他們所獲年收達45000美元。那麽這些人所從事的熱狗工作就會産生一種機會成本,它表明因他們從事了熱狗工作而不得不失去的其它獲利更大的機會。對於此事,經濟學家這樣理解:如果用他們的實際盈利22000美元減去他們失去的45000美元的機會收益,那他們實際上是虧損的,虧損額是45000-22000=23000美元。雖然實際上他們是盈利了。  

     那麽如何理解上述這種現象呢?

  我們設想他們(以自己的勞動)投入熱狗工作P所得的收益仍然是22000美元,而(以相同的勞動)投入某種工作Q所得的收益也是45000美元。那麽按照人們所理解的機會成本概念,他們投入工作P的機會成本是工作Q的收益即45000美元,同樣,投入工作Q的機會成本是工作P的收益即22000美元。工作P、Q之收益互爲對方的機會成本。

  但是實際上,由於任何一個單位的投資(無論是勞動投資還是資金投資)都具有專注性,因此不能設想投資獲得二注收入(所謂“二注”即是指同時分爲2個或多個方面的注入,如1個單位投資額分爲2個注入方面,這是不可能的。1個單位的投資額只能在同一時間專注於某個行業的某一點上,這即是“投資專注”性)。通俗地說,1筆投資不能同時被假設爲獲得2筆(或2筆以上)投資的收益。所以在電腦會成本時我們不能用1筆投資的二注收入來疊加,也不能用它的二注成本耗費來疊加。比如我們不能算他們在從事熱狗工作的過程中又再想同時獲得工作Q的收益,以致如果不能獲得這個收益就認爲産生了機會成本。如果他們真能獲得這樣的二注收益,那麽他們應該獲得22000+45000美元的二注收入,而不單止22000或45000美元。

  但以上人們通常所認爲的“工作P、Q之收益互爲對方的機會成本”似乎具有這種投資與收益的二注性,因爲它想在獲得當前的工作P之收益的同時,又想要獲得工作Q的收益,當不能獲得工作Q的收益時,就被認爲是虧損的。特別是當已經獲得較高收益的同時還想得到較低收益的情況。比如當從事工作Q已經獲得比工作P更多的收益時,還想到失去了工作P的更少收益,這樣的話,所理解的機會成本就不對了。

  實際上機會成本應該是這樣:工作P對於工作Q來說具有機會成本,但工作Q對於工作P來說就已經沒有機會成本了,因爲工作P的收益比工作Q小。因此所謂機會成本實際上只是“相對機會成本”而沒有絕對機會成本。當一個人正在從事的工作收益比較低時,相對於你所能從事的更高收益的工作來說,就産生了機會成本。比如一個人能夠做經理和教師,而經理工作的收入顯然要比教師的收入大,因此當你從事教師工作時,相對于經理工作來說你就存在著一個機會成本的問題,但是我們不能反過來,說從事經理工作會使你失去教師工作的更低收入,從而産生一個機會成本。收入大的工作相對於收入小的工作來說,是沒有機會成本的,因爲你已經找到了一個更好的機會使你更好的收入。在此所謂“機會”實際上就是尋求更大利益的機會,既然獲得了更大利益,那麽因失去機會所導致的利益喪失也就相對沒有了。

  那麽,由於從事工作P比從事工作Q所獲得的收入較小而産生了機會成本,其機會成本量是工作Q的收入減去工作P的收入,即45000-22000=23000美元。他們因此虧損了23000美元。如果他們的工作P的收入漸漸提高,從22000達到40000,則他們所失去的機會成本只是45000-40000=5000美元。如果他們的工作P的收入再提高到與工作Q相等的45000,則他們的工作P與工作Q對比就只有等於零的機會成本了,即45000-45000=0。如果工作P的收入再提高到比如50000,則他們從事工作P的機會成本相對於工作Q來說就是45000-50000=-5000美元,機會成本爲負數。機會成本爲負數表明什麽呢?表明他們工作P相對於工作Q來說已經非但沒有機會成本,而是還大大“抵值”呢!由於成本作爲一種代價耗費是總是趨向於最小化的,因此從事一項工作,它的機會成本越小越好,它的最小值自然要包括0值以下的負數。

http://www2.qglt.com.cn/wsrmlt/wyzs/2002/08/04/080403.html

J+W
版 主
版 主
 
文章: 2165
註冊時間: 2003-12-30

[分享]姚明如果上大學每年的機會成本是多少?

J+W 於 星期二 十一月 16, 2004 3:14 pm


姚明如果上大學每年的機會成本是多少?


張世賢
連載:經濟學演義   出版社:華夏出版社   作者:張世賢

  大家知道,姚明並沒有上大學,他爲什麽不上大學呢?憑姚明的智商,考上咱們燕京大學一點沒有問題。但是,他不上大學是明智的選擇,因爲他有到NBA打球的機會。姚明同休斯頓火箭隊簽了3年2 000萬美元的工作合同,加上他做廣告的收入,每年的實際收入都在1 000萬美元之上。可以想象,如果姚明選擇上大學,放棄到NBA打球的機會,他一年就少收入至少1 000萬美元。這就是姚明上大學的“機會成本”。  所以姚明是最聰明的,他沒有讓機會白白遛走,他抓住了機遇。雖然姚明有時候也感歎:“我現在也就是一個藍領,天天干的都是力氣活!”雖然我也想上大學,但是一種東西的機會成本是爲了得到這種東西所放棄的東西。

http://book.news.sina.com.cn/longbook/1094437232_jingjixueyanyi/4.shtml

J+W
版 主
版 主
 
文章: 2165
註冊時間: 2003-12-30

[分享]再談機會成本

J+W 於 星期二 十一月 16, 2004 3:32 pm


機會成本

  機會成本(或備擇成本)的概念表述了稀缺與選擇二者之間的基本關係。對任何人來說,如果有價值的實物或活動並不稀缺,那麽,所有人在任何時期的所有需求都能得到滿足。這就沒有必要去從價值各不相同的備擇方案中進行選擇,實際上也就沒有必要去進行決定哪種需求優先的社會協調過程。在這沒有稀缺的幻想環境中,不存在錯過、放棄或損失機會取捨的問題。

  一旦稀缺被引入,需求就不能都得到滿足。除非存在著能夠預先決定有價值最終産品分配的“自然”約束(比如,2月份蘇格蘭的陽光)、否則,稀缺既直接地在備擇的最終産品中引起對必需品的選擇,又間接地在公共機構或在爲社會相互作用、並産生最終産品選擇的程式安排中引起對必需品的選擇。

  選擇暗含著拒絕和挑選備擇品。機會成本就是特指拒絕備擇品或機會的最高價值的估價。它是爲了獲取已挑選的具體實物中具有更高價值的選擇物而放棄或損失的價值。
機會成本與選擇  如果做出不同的選擇,機會成本不是“某一種可能是”的預期價值。注意,它不是那種沒有有效地參照選擇的“某種一定是”的價值。在缺乏選擇的情況下,有時候討論預計要發生但沒有發生事件的價值是有意義的,但是,既然可供選擇的方案並不代表一種丟失或已損失的機會,因而把這些價值定義爲機會成本是無意義的。一旦選擇與機會成本之間的基本關係被承認就會得出幾種含意。

  第一,如果選擇是在不同的價值選擇物中進行,一些人不一定會進行選擇。這不是說,一個作出決定的人必然成爲選擇者。由此得出第二種含義。沒有選中的選擇方案的價值,即機會成本,一定是存在於參與選擇的個人頭腦中的價值,而不是其他。因此,成本必定完全由選擇者來決定,而不能由其他人決定。第三個必然結論是,機會成本必定是主觀事物。它存在於選擇者頭腦中,並且能由居於選擇者之外的其他人去具體化或進行測量。同時,不能輕易地被轉化爲一種資源、商品或貨幣信度。第四,機會成本人是存在於作出選擇決定的時刻。在此以後它立即消失。因此,這種成本從未被實現,這種被拒絕的選擇物從不能被享有。

  在選擇和機會成本二者關係中最重要的結論是,這堙A成本必須具有超前或向前看特徵。機會成本,即選擇者所拒絕的選擇方案的價值,是選擇的障礙;但是,在選擇者選擇到更喜愛的選擇物之前,它必須被考慮、估價、直到被拒絕。當然,在任何具體的選擇中的機會成本,會被以前進行過的選擇所影響,但是相對於選擇本身來說,機會成本影響著選擇(Choice-influencing),而是被選擇所影響(Choice-influenced)。

  成本的其他概念  機會成本與成本的其他概念之間的區別,最好按照影響選擇或被選擇所影響這兩類來解釋。事實上,一旦做了選擇,出現後果,結果很可能包含著效用損失,不論對於最初作出選擇的人或是其他都是如此。在某種意義上,把這些損失(不論估計的學是實現的)稱爲成本是意義的,但必須認識到,這些通過選擇決定的成本,由自身定義可知,不能影響選擇本身。

  我們可以用一個簡單的例子說明這一點。一人願意採用期限三年的分期付款計劃購買一部汽車。形成並影響選擇的機會成本是購買者對所拒絕購買的備擇品的估價。在上述情況下是該貨款所能夠支付的購買物的估計值。在考慮了備擇物的潛在價值,並決定購買汽車之後,須要履行償債計劃。每月必須支付,通常把這些支付稱爲汽車的“成本”。只要貸款到期並必須按時支付,這個人將非常清楚,他正蒙受效用損失。然而,作爲影響選擇的要求,這些“成本”是不相干的。從效用維度看,選擇後果不能資本化這是造成混淆的一個重要原因。
  
  經濟學家們在某種意義上認識到這産生的區別。他們常常用“旁置成本不再相關”的論調表明,選擇的後果不能影響選擇自身。另一方面,通過建立形式化的成本表和成本函數(它們必定隱含著成本的可測量性和可具體化性),經濟學家們把成本從選擇過程中分離出來。
會計師們也基本持有同一觀點,他們通常嚴格按事後或受選擇影響的方式估計成本。這些由會計師估計的“成本”,不能準確地反映損失值或失去的機會。在決策之前,可以把數量估計引入備擇行動工作計劃。但這種對機會成本的估計是會計對沒有進行的專案的估計,而不是對已擇專案定值的估計。
正如前面所言,只有選擇才會影響選擇的機會成本。由定義成本不能“溢出”到其他人中。當然,也可能某人的選擇會使其他人蒙受損失,把這些損失稱爲“外在成本”有時是有益的。我們必須強調,這些外在成本是選擇的障礙,它衡量了失去的機會,如果人們願意考慮這些外在成本,並按自己估計的效用值對其進行計算的話。

  機會成本和福利準則

   在分析和應用機會成本理論時,混亂的主要根源在於,將理想人的市場反應的結果推廣到爲非市場環境的決策者定義規則或準則。在市場充分均衡時,大量買方和賣方分別選擇,産生了可以用價格與成本之間的關係進行正式描述的那種結果。在特定條件下,通過競爭過程的作用,價格等於邊際成本。此外,上述等式描述的一般均衡狀態滿足某些特定效率準則。

  價格可被觀測,客觀上是可度量的。市場均衡的一個條件是,任何一種商品的所有單位的所有相應交換價格都相等。根據這種相等關係,可以看出,由於交易者的均衡條件要求邊際成本等於價格,邊際成本在客觀上也是可度量的。由上面討論可推知,如果邊際成本可以測度,通過迫使決策者使價格等於邊際成本的機制的作用,就可以實現獨立於與競爭過程本身的資源“有效”利用。

  上述整個邏輯來源於對機會成本的誤解所引起的一系列混亂。每個交易者按照適當的數量關係進行調整,使他的邊際機會成本等於價格。所有交易者邊際機會成本均等於適當的、統一的價格這一事實表明,直到上述條件滿足爲止,所有交易者都具有調整商品數量的能力。它並不意味著在客觀意義上邊際機會成本與價格相等可以獨立於數量調節過程。
考慮一個理想市場。市場中存在種商品,其統一的交易價格爲每單位1美元。交易者預期的機會損失值爲1美元。在客觀決定的價格下,只有調整商品數量,交易者才能使其主觀經驗與預期的效用損失相等。在採取活動過程中所放棄的預期比活動過程中的預期值更不具體、更難以度量。選擇雙方在各方面都是平等的。

  除市場選擇,沒有其他辦法能使邊際機會成本等於價格。因此,任何指導“管理者”在非市場環境中用成本作爲確定價格基礎的“規則”,必定是沒意義的。然而,由機會成本定價確定的福利準則還受到另外一個重要的批評,它與可度量問題相去甚遠。即使我們忽視第一種批評,並且假定邊際成本可按某種方式度量,指導“管理者”用成本確定價格的原則也必須依賴於“管理者”個人行爲,這種行爲更像機器人,而不是理性的效用最大化的個人。爲什麽“管理者”會遵循這一規則?他不能使他的邊際成本等於選擇的預期收益值嗎?他不能使他的邊際本等於選擇的預期收益值嗎?“管理者”生活在非市場環境中,這一事實保證了他沒有義務承擔選擇所産生的效用增減。然而,從個人的意義上來說,他自己的收益或損失,不論在選擇之前還是在選擇之後進行估計,都與在選擇前本金的估計值完全不同,並由選擇後的本金承擔。

  機會成本與制度選擇

   如上所述,在缺乏預先配置的“自然”約束條件下,存在稀缺必然存在選擇,不論直接從最終“商品”中做選擇,還是間接地從最終配置決定的規則、制度和程式中進行選擇。上述第二類選擇中的機會成本須進一步考察。在某種意義上用制度化程式分配稀缺資源會消除上述意義上的“選擇”,在這方面它近似於上面提到的“自然”約束。分配結果可從某些制度過程操作中得到,沒有任何個人或團體從最終備擇狀態中選擇,因而沒有任何主觀上經歷的機會成本。然而,儘管在成本和選擇之間缺乏這種一般意義上的重要橋梁,我們仍然可以估計不同的配置情況下“可能出現”的選擇值。在一系列制度決定的配置中,這些預期值損失的形式會歸入理性選擇計算,這種計算包括各種備擇制度程式中較高水準的選擇。在這種高水準的選擇中,即使“選擇”這個詞的標準用法沒有包含在資源配置中,它只單獨使用,機會成本也爲選擇的負方出現。
考慮一個極端例子。一座樓房有兩套互相分開的皕鱉兢佶m(高溫和低溫皕鱉飽^;規則是每天用一個均勻的硬幣在兩套裝置中“選擇”高溫或低溫調節。即使個人沒有單獨地、或做爲集體中的一員做出選擇,如果皕顫佶m是高溫而不是低溫的,他研究可預期的潛在價值也是有意義的。投擲硬幣“選擇”的溫度設施對個人效用具有影響,其影響可以在實際“選擇”之前預估。然而,只要常規程式實際上持續不變,在任一天,使用某一皕顫佶m而不是另外那種皕顫佶m的損失的預期值不能代表機會成本。

  爲代替均勻、等重的硬幣,假定現行制度允許樓房中所有投票表決,每天早晨由大多數人“選擇”的結果確定該日的皕鱉兢佶m。再假定表決團體的人數很多,一個人對預期的多數派結果的影響很小。需要強調的是,在這一程式中,正如投擲硬幣一樣,沒有人真正在備擇物的最終狀態之間選擇。每一投票都面臨十分不同的“贊成”高溫或贊成低溫的制度內選擇,菮狻P知,任何人對結局的影響都很小。在他所面臨的選擇中,在這個術語的任何完全的價值意義上,每個表決者既不能爲自己也不能爲他人合理地考慮最終備擇狀態的預期損失。假如對個人來說低溫皕顫佶m的預期損失爲1000美元,如果他認爲自己只對表決的結果有1滫獐v響。則損失的預期效用值按交換標準僅爲1美元。這1美元代表贊成高溫調節的機會成本的交換標準的值。

  既然同一結果(數值可能不同)對所有的投票者都成立,則沒有人按收益和損失充分估值進行“選擇”。“選擇”來自於個人和群體都未充分考慮效益——成本的制度程式。在相關機會成本意義上,有效選擇成爲各種制度的選擇。當然,在很長時期內(在上述溫度選擇例子中爲多日),一個制度中做出的“選擇”的結果可能成爲其他制度做出選擇進行比較的資料。當個人面臨各種制度中的一種選擇時,只要他知道他對選擇負有個人責任。那麽全部機會成本邏輯就與制度或體系選擇水平相宜。然而,只有當每個人在有關的團體中確實成爲各式各樣制度規則的選擇者時,這種結果才得以實現。只有威克塞爾(Wicksell)一致性規則在制度體系選擇的某些最高水準上生效時,從而任何人都具有潛在的抉擇權力,才能預期選擇的備擇機會成本進入並形成個人決策。

  總結

   機會成本是經濟理論中的一個基本概念。從它的基本定義(即稀缺存在時因選擇而失去的機會值)上看,這一概念簡單,直截了當,易於理解。在分析買賣雙方在市場上做出的選擇時,在概念的嚴格定義中出現的複雜性質相對而言並不重要。但是,當我們想讓機會成本邏輯擴展到市場環境中時,不論在指導決策的規範確定上,還是在制度內部或制度之間的選擇的應用上,所出現的模糊和混淆表明,就連這樣一個基本的概念也需要予以分析和澄清。

詹姆士.M.布坎南(James M. Buchnam) 著

J+W
版 主
版 主
 
文章: 2165
註冊時間: 2003-12-30






數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