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小狄仁傑”呂士傑

[推理]“小狄仁傑”呂士傑

J+W 於 星期一 三月 14, 2005 3:18 pm


北宋年間,有位應考的書生程亦佳路過江蘇吳縣。住進了一家豐來客棧。深夜,程亦佳仍在伴燭苦讀。忽然一陣風來,將燭燈吹滅。等程亦佳將燈點起時,竟發現房中多了位清麗佳人,直把他看呆了。正待說話,那女子輕手將他嘴一捂,竟輕盈地躍入他的懷中。程亦佳頓時熱血上湧,一時間怎麽也把持不住了,遂與那女子巫山雲雨顛鸞倒鳳。此後,那女子每日深夜都會來房中找他。程亦佳也將應考之事抛得一乾二淨,仗著家底豐厚,便把這間房給包了下來。
  可他萬萬沒想到,這件事讓鄰屋的李秀才偷偷看見了。李秀才發現那女子非是旁人,正是一年前失蹤的吳縣大戶吳平川的小妾陳鳳寒。知縣呂士傑曾畫像懸賞過此案,所以李秀才連夜趕往衙門報案去了。
  呂士傑已經睡去,卻讓外面喧嘩聲吵醒,趕忙穿衣起來。一問是有人報案了。急匆匆便走了出來,見是個書生模樣的人,便問他所報何案。李秀才便把他夜間在豐來客棧所見所聞如實相告。李秀才十分肯定地說:“小人敢肯定那女子就是大人一直要找的失蹤女子。”呂士傑大喜,連夜便帶人趕往豐來客棧。
  李秀才領著呂士傑他們來到程亦佳房門口。他指了指,說道:“大人就是這間了。”
  呂士傑手一擺,手下幾個捕快瞬間破門而入。那程亦佳正在熟睡之中,突被驚醒,看見闖入了幾個兇神惡煞般持刀的人,直嚇得從床上滾了下來。呂士傑臉一沈,問道:“那女子去哪兒了?” 程亦佳見此人樣子不像壞人,心稍安了點,如實答道:“那女子已經走了。” 呂士傑突然伸手一指他,怒道:“大膽賊人!拐騙良家婦女,還不給本官我從實招來!” 程亦佳一聽他自稱是官老爺,趕緊跪下一邊叩頭一邊答道:“老爺,小人冤枉。”他便把事實經過如實說了遍,說明自己的確是不知那女子是誰,只是一時間色迷心竅。程亦佳還告訴呂士傑那女子說以後不會再來了,並留了《後庭花》詞一首給他。呂士傑接過一看,只見上寫有一句:“無心度歲華,夢魂常在有;不見連天雁,相浸井底蛙。”呂士傑眉頭一皺,沈思了片刻,便吩咐手下先將程亦佳帶回衙門,再重審此案。
  次日一早呂士傑便起來了。他背著手在書房中想著昨夜的那句詞來,突然一個念頭閃電般劃過腦海。呂士傑立刻吩咐手下再次趕往豐來客棧。
  這一次,他直接領著捕快們趕往客棧後院。見院中某處果然有兩具屍體,拉出來一看是一男一女。萛概眲珝礂f士傑是神人。呂士傑微微一笑道:“來人啊,還不快吳平川和程亦佳帶來認屍。”沒過多久,兩人就被領來。那吳平川四十上下方面大耳模樣富態,他只看了一眼便認出死者之一正是自己的愛妾陳鳳寒,頓時撫屍痛哭。程亦佳通過死者穿戴長相稍加辨認,也發現就是店中所遇之女子,一時間驚訝地說不出話來。呂士傑看了他一眼,問到:“可是你夜中所遇女子?” 程亦佳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叩頭道:“大人,小民冤枉啊!此女不是我所殺。” 呂士傑一笑,道:“我有說是你所殺嗎?其實此女早已死去數日,是她的魂魄在與你私會!你仔細琢磨她留給你的那詞,不是暗表已死嗎?” 程亦佳一聽,更是心驚膽寒。這時,呂士傑問吳平川:“那個男屍你可識得?” 吳平川趕緊答道:“回大人,正是小人府上管家劉正,此人平素忠厚老實,不知是遭何人所害。” 呂士傑點了點頭,無意中發現女屍脖子上挂著一把長命鎖,便讓人取下。卻見上面像是刻了幾個小字,仔細一看竟是句:百花爭豔。呂士傑讓吳平川也看了看,吳平川把頭一搖,道:“此鎖是我贈與她的,可這字卻是沒有的。呂士傑把頭一低,沈吟道:“百花爭豔。。。百花爭豔。。。哦!原來如此!” 呂士傑恍然大悟,猛地一聲斷喝:“快與我將這豐來客棧的掌櫃和小二都帶來。”不一會,客棧的掌櫃和小二們全到了院中,看著地上躺著兩具屍體皆目瞪口呆。呂士傑指了指女屍問道:“你們可見過此女?” 掌櫃仔細辨認了一下,也不敢隱瞞,說道:“三日前此女的確住在本店,是莫二接待的。”說完便用手指了指,身邊的一個二十來歲的小夥。呂士傑瞪了莫二一眼,突然撩起他的衣袖,見其手臂上有幾道傷痕,像是讓女子所抓。那莫二頓時嚇得魂飛魄散,眼見難以抵賴,便跪倒在地,將自己如何見陳鳳寒貌美而心生歹意,陳鳳寒不從,便將其殺死,投屍井中。呂士傑聽罷,點了點頭,又問道:“這男子可是你所殺?” 莫二答道:“非我所殺。” 呂士傑想那莫二反正也是殺了人,劉正若是他殺,他應該不會不承認,此中定有他情。
  回到府中,呂士傑仍百思不得其解。這劉正到底是何人所殺?那陳鳳寒怎又會無緣無故跑到豐來客棧?兩人又怎會被棄屍在同一口井堙H這案看來是非常複雜。呂士傑斷案多年,也從未遇過這樣的案子。外堂的妻子喊他吃飯了,呂士傑這才慢悠悠地走了出來。呂妻見他這般悶悶不樂,想必是遇見疑難的案子了,便安慰道:“士傑,我特意讓人給你做了你最愛吃的酸菜餃子。” 呂士傑笑道:“煩勞夫人了。”等餃子上來,呂士傑剛要動筷,卻發現沒拿醋,便喊道:“快與我把醋拿來,這餃子不蘸醋如何下口?”話音剛落,呂士傑如夢初醒,拍了拍腦袋喜道:“我怎麽忘了這一點呢!”餃子也不吃了,立刻讓人帶吳平川之妻李氏,要升堂會審。
  那李氏年約三十風韻猶存,平日媥i尊處優,哪里見過這等場面,嚇得是面如土色。呂士傑臉一沈,堂木一拍怒道:“好個惡毒的婦人,陳氏與你無怨無仇,你爲何加害於她?” 李氏趕緊跪地喊怨。呂士傑冷笑一聲道:“好!你不承認,那就讓我來說。吳平川寵愛小妾陳鳳寒,你醋意大發,便派管家劉正暗中殺死陳鳳寒。而那劉正爲人忠厚,非但沒殺她,還把此事告與她知,並護送她到豐來客棧。不料事情讓你知道,你便又派人跟到豐來客棧,並將劉正殺死。而陳鳳寒藏在客棧後院,躲過了此劫,卻想不到被無賴莫二發現,寧死不屈,也被殺死棄屍。可憐那陳鳳寒陰魂不散,給本官留下種種破案線索。哼,你還冤不冤?”那李氏見呂士傑說得絲毫不差,真如親眼所見,無可抵賴,只好低頭認罪。
  往後,江南的百姓無不相傳“小仁傑”呂士傑斷案如神


1.請問這2具屍體在客棧後院的那個地方找出來的?
2.請問呂士傑如何得知殺陳鳳寒的兇手藏身客棧?
3.請問呂士傑如何得知殺劉正的兇手是李氏?

J+W
版 主
版 主
 
文章: 2165
註冊時間: 2003-12-30

冷風∼∼ 於 星期五 三月 18, 2005 6:24 pm


1.不見連天雁,相浸井底蛙

冷風∼∼
研究生
研究生
 
文章: 120
註冊時間: 2005-03-12
來自: 天空之城

J+W 於 星期日 八月 21, 2005 7:34 pm


(公佈解答)

1.呂士傑因“無心度歲華,夢魂常在有;不見連天雁,相浸井底蛙。”一句判定陳鳳寒已死,且葬屍井中。

第2題:百花爭豔引蜂來=隱豐來

所以呂士傑由此推斷出殺陳鳳寒的兇手隱身在豐來客棧

第3題:等餃子上來,呂士傑剛要動筷,卻發現沒拿醋,便喊道:“快與我把醋拿來,這餃子不蘸醋如何下口?”話音剛落,呂士傑如夢初醒,拍了拍腦袋喜道:“天底下有哪一個女人不吃醋呢?我怎麽忘了這一點呢!”

所以呂士傑由此推斷出殺死劉正必定和劉氏有關

J+W
版 主
版 主
 
文章: 2165
註冊時間: 2003-12-30






Y偵探俱樂部(等著你破案)